evans

【Fate/extella 白野x阿提拉】黄金之梦

太太我宣你啊:


实力阿提拉吹——岸波白野www


第一人称意识流,我大概是走进了我写文领域的禁区


不过后记与正文差不多长,我应该是没救了www




————————————正文分割线————————————


啊,这场梦究竟何时会结束呢。


 


做了一场断断续续的梦。


在本该漆黑无光的旅途中,看到了波澜壮阔的景象,烧红天空的火焰,白色的巨人,仿佛割裂世界的穿透巨人的白色光芒。


还有,渺小的人类与巨大而美丽的那个人的故事。


不,也许不能说那是“故事”,因为那正是属于“我”的记录,与我同样的存在——肉体的岸波白野的记忆残骸。


 


在灵子世界,数据的分析向来极为迅速,虽然我不是厉害的魔法师【wizard】,但也没有废柴到会花费大量时间的地步。


不过似乎是因为那是某种意义上可以被称之为属于我“自己”的记忆数据的缘故,当时我沉睡了很久来接收【融合】这段记忆,醒来之后又因为肉体意识过于空白的缘故在记忆与现实之间挣扎了一段时间。


那是我的记忆,却又不能是我。我能够接收它,却不能是它的延续。


那时候阿提拉似乎看出了我的状态不太好,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顺带一说,她担忧又无措、被问及时想要掩藏情绪却又总在无意间暴露的样子特别可爱。


明明是那么巨大,让人仅一眼就被震慑住无法思考;明明是那么美丽,没有人能从她身上移开视线;明明是那么强大,连众神也曾败于她。


这样的阿提拉,在待人处事上却极为稚嫩。


而也正是在与这样的阿提拉的相处中,对阿提拉的感情与那段记忆产生共鸣,记忆与意识融合,我渐渐地稳定住了自我——记忆中的“我”是我,但站在此处与阿提拉相处的才是“现在”的我。


然后,在解决危及自身存在稳定性的问题之后,终于获得余裕来解析那段记忆的我,了解到了“我”所注定的未来。


 


……


……


做了个梦……姑且可以称之为噩梦吧。


从深渊之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心跳剧烈得仿佛要逃出这个躯壳,“害怕”的情感余韵还在胸中回荡,情绪太过激烈的后果是视线短暂性模糊不清。


“Master?”


眨了两下眼睛缓过来之后视线逐渐清晰,我正仰躺着,透过笼子入眼的是褐色的石壁,侧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阿提拉脸上担忧的神色是那么明显。


我表现出来了吗?“害怕”的情绪。


所以才让你担心。


“梦到什么可怕的事了吗?”


阿提拉温柔的声音使我渐渐平静下来,我撑起身体坐起来,抬头看着她。


确实算是可怕的事情吧,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


“呵。”


阿提拉轻笑一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我疑惑着学着她的动作,却摸到了湿润的触感。


原来,我竟然在睡梦中哭了吗。


明明即使在【那个时候】都没有留下一滴眼泪的。


用手背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再次看向阿提拉的时候看到她把手伸到了笼子外的地上。


我借助手的支撑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梦中太过强烈的情绪波动影响到了我存在的稳定性的缘故,腿部还是有些无力以至于站立起来的时候踉跄了一下。


阿提拉的手没有犹豫地向我伸了过来想要直接把我抓起来。


这可不行,【岸波白野】的存在虽然很不稳定,但是我可没有柔弱到连靠近想要亲近的人都要对方来施以援手的地步。


就当下而言,至少“到阿提拉手上去”这一步,必须得由我亲自完成。


加油,岸波白野!这正是体现自己坚韧的特质的时候!


我伸手挡住了阿提拉的手,明明是比我的人还要大的手,却因小心地没有施加力而被我轻而易举地挡了下来。


手脚并用地爬上阿提拉的手心,我喘着粗气任由阿提拉把我举到眼前。


那双美丽的火红色双眼放大在我面前,澄澈而温柔,眉头因为担忧而皱起。


“真的没问题吗?”


真的没问题哦,这只是暂时的,你看,我正在恢复。


我站了起来,为了证明自己没事而特意跳了两下。


“可是你明明很虚弱。”


虽然这点确实不能否认……


我一时无言,接着突然间就想起来那细碎的记录中的一些片段。


那是在石室中的没有出击需求的和平的一天——姑且称之为一天吧——“阿提拉”和“岸波白野”的相处中的一件事。虽然带着些被砸的很疼的记忆……以至于现在的我都似乎能感同身受……但从中可以了解到阿提拉的一些喜好。


那么,就这样吧。


——要来检查一下吗?阿提拉。


“欸?检查?”


是的。既然你还是不放心,那么要来给我做一下检查吗?


检查电脑体的状态对你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


“对哦,对自己的囚虏【Master】进行检查、保证囚虏【Master】的健康也是主人【Servent】应该做的事。”


阿提拉就像被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顺带一提,她现在这种兴奋中带着点坏坏的神情十分可爱。


不,我绝对不是某种被称之为抖M的生物哦。


——等等!不对!


我记得……阿提拉很没有常识……


一瞬间记忆【记录】中那被某种金闪闪的东西倾泻而下砸中的痛感突然变得十分真实……


等、等一下!阿提拉!要做检查的话请务必换上护士服!


“护士服?”


对,护士服。那是神圣医护职业的标配,纯洁的白色有如圣洁的天使,是能够使患者心灵平静、使护士魅力+1的存在。只有护士服,请务必换上!


“哦……?”


阿提拉露出来迟疑的神色。


得救了。


对不起,阿提拉,至少,先让你在查阅相关资料的过程中积攒点常识吧。


——不过……阿提拉疑惑的样子也很可爱。那双美丽的红色眸子里闪烁的光芒十分迷人。


“铛铛铛”


就在我又被阿提拉的美好所吸引的时候,入侵的警报声骤然响了起来。


这时机有点微妙,真是不解风情的警报。


或者说是太解风情?


无论如何,现在正是需要我出去的时候,虽然很想与阿提拉更多地相处,不过英灵的阿提拉定然已经在外面等我了,即使出去我也没有和阿提拉分开。


也正好,给阿提拉多点时间补补常识。


至少,拿金币砸人这种事可千万不要有。


拜托,请务必。


怀抱着颇为微妙的心情,我走出了石室,在那里,王座前广阔的场地中,正常人类大小的纤细的人儿正站在那里。


说起来,我一直觉得阿提拉是个美人。


完美比例的身材,充满张力的褐色肌肤,柔顺的白发配上头纱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那双美丽的红色双眼,不论是溢满慈爱与温柔还是闪耀凛冽寒锋,都吸引着人沉沦其中。


而那挥舞起手中之剑时一往无前的身姿,更是如中天之日般光芒万丈。


阿提拉,正如同把【记录】中你所说的话语换一个主语,我对你也是一见钟情。


“怎么,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


“这种状态上战场只会成为累赘,快点进入戒指里面,在到达战场之前你还有一段时间来休整。”


明明我现在的状态很好,存在稳定,手脚有力,上战场进行支援绰绰有余。


所以你和巨神阿提拉对刚才的事情还是不放心吗。


一边默默吐槽着阿提拉的不坦率,我进入了戒指里。


还是好好配合别让阿提拉担心了。


“等会儿在战场上别再像上次一样擅自出来了,你现在的状态,轻轻一碰就会破碎。你是我的囚虏【Mster】,我不允许你随意消失。”


我没有那么脆弱……


我答应你不会擅自出来,但如果你遇到危险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这次到达战场的时间比以往略有些长,我们到达的时候战场已经被敌人占据主导。


“啊 ,这场梦究竟何时会结束呢。”


战斗开始的时候,阿提拉惯例般地说出了这句话。


我想起了【记录】里“阿提拉”所说过的关于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她害怕着,这场梦不知何时会清醒。


呐,阿提拉,我啊,正和你一样,正在做着一场十分美好的梦。


这场梦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美好,我不止一次地希望它不要结束。


但是这场梦总有清醒的时候,我清楚地知道那是在何时。


我也在害怕着,一步步走向那清醒的时刻。


但此刻我又觉得,能和你体会一样的感受,也是件很是开心的事。


我越来越了解你,更加地靠近了你……也更加清楚做些什么能够减少你的不安。


我感到很开心。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阿提拉已经冲进了战场之中。


这回的战场上似乎提前被设置了陷阱,需要比以往更加小心才行。


阿提拉,遇到陷阱的时候我会及时支援的。


你就心无旁骛地进攻吧。


就让我们,享受我们相处的每一秒吧。


 


结束一场战事之后,我们回到了王座前。


从戒指里出来的时候我的眼前有一瞬的眩晕,似乎是因为支援而消耗有点大的缘故。


不过平时这点支援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来之前的梦境对我的影响依然有残余。


“辛苦了,master。”


“赶快回石室去休息吧。”


也是,现在可不是我逞强的时候。


“对了。”


就在我准备转身回石室的时候,阿提拉出声叫住了我。


“你……很喜欢护士服?”


咦?


我有点惊讶。


连不善言辞的英灵阿提拉都问出这个问题,阿提拉你果然是很在意这件事啊。


不过,说实话,并不是特指护士服,我觉得阿提拉的话,穿什么都会很好看。


比如休闲服,应该会很帅气。


啊,对了,偶尔也会突然想看阿提拉穿泳装呢,比基尼怎么样?


“胡、胡说什么……”


“你快点回石室吧。”


啊,糟糕,一不小心玩过头了。


不过,阿提拉,有句话我很想说。


阿提拉,你的梦境之后,一定会是美好而自由的现实的。


“不可能。”


“我,是破坏的化身,是捕食游星【威尔帕】投下的武器……”


“离开石室就等同于将Moonsell破坏殆尽,反之则永远无法离开……”


“少说瞎话,你回石室去吧。”


啊,阿提拉先消失了。


 


回到石室的时候【巨神】阿提拉立刻看向了我。


“欢迎回来,我的囚虏【Master】。”


“外出辛苦了,有感觉很累了吗?”


阿提拉兴致勃勃的样子,是在这段时间了解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脑海里突然冒出来一些【信息】。


比如


“欢迎回来,亲爱的。上班辛苦了,你是想先洗澡,还是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之类的。


等等,我是什么时候从哪里知道这种东西的?


没有关于以前的任何记忆,我表示很无辜。


咳呣。


不过,很抱歉,阿提拉,虽然很想配合你的兴致,但是我确实很累了。


“很累了吗?赶快回牢笼里吧?在那里面你能恢复得更快一点。”


嗯,我确实需要休息。


不过,阿提拉。


那个……


就是……


在你的那里我不是能恢复得更快吗?我想躺倒那里去可以吗?


说、说出来了!


岸波白野,你终于变成一个对无知少女下手的毫无节操的大叔心少女了吗!


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还是想这样做啊!


“欸?!”


“那个……这个……”


阿提拉面若晚霞,眼神闪躲着支吾了片刻,接着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你……不能乱动哦……”


她同意了!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被阿提拉放到她的腹部。


躺在温暖的腹部肌肤上,源源不断的暖意席卷我的全身,就像被泡在蜜罐中一般,让人不由沉醉。


肌肤相亲的触感如此清晰,我抬头,看到阿提拉通红着脸却很温柔地微笑着。


这一刻,真的很满足。


呐,阿提拉,虽然很不甘心,很想这样与你相依偎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很想能与你一起离开这个石室,与你一起在自由的天空下旅行,


在草原奔驰,在山崖攀登,在海边嬉戏,


与你度过你的每一个开心或是失意的时刻。


但是呢,那是我必然走往的方向,【那件事】也是我必须要去做的事。


那个世界的你曾说过,感谢“我”一直以来包容你的任性。


虽然很想说其实你一点也不任性,明明那么的温柔。


但是啊,这一回,就请你原谅我的任性吧。


在那不远的未来,


你一定能在广阔的天空下,


尽情驰骋。


 


 


 


 


 


 


 


 


 


 


后记


 


*关于题目《黄金之梦》:


金诗篇的独白里白野有独白过,“与那样倾慕的阿提拉一起度过的第二次时光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拯救阿提拉才再一次地,重复那黄金般的每一天。”,“她一个人静静地,一边害怕着自己即将消失的结局,同时宛如死者做梦般地度过每一天。”


——所以就选取了两段中的词汇,想着“对于人生仅此一次的【这个】肉体的岸波白野而言,一边知晓着部分未来、一步步走向自己既定的结局,一边又深爱着阿提拉愿意为她付出那个未来,而这之中的日子,一定是她极为珍惜的、不会错过每一分每一秒的黄金般的美梦。”


 


 


 


*关于本文中白野的关键词:“害怕”与“不甘”。


未明篇结局白野曾有过独白:“时间经过了数秒,可是感觉上,我似乎考虑了很长的时间。不过,最终还是这个结论。……我感到一丝恐惧。心中领略到一丝不甘。随后我启动了王权。”


金诗篇红白野有过独白:“她自豪地笑了。……笑容中有着信赖与憧憬,以及竭尽全力的逞强。逞强地忍住所有对消失的害怕。以及仍想与阿提拉在一起的依恋。”


绿白野也说过:“阿提拉,已经是最后了,就好好听我说吧。你能为我悲伤我很高兴,但果然也还是会觉得不甘心。”


再联系到未明篇结尾的独白:“其实我不觉得可怕。因为充满全身空虚之处的东西——看着阿提拉消灭时,在肉体中涌现出的东西,正在催动这具肉体。”


相较于当时同样害怕与不甘、却有着“充满全身空虚之处的东西”催动自己行动的白野,金诗篇的白野从一开始就知道了自己会消失的结局——不论红白野是否会成功。所以我觉得带着“自己最终一定会消失”的认知而过了那么久的白野,害怕着、不甘着,她必定比未明篇当时即将消失的自己要经受着更多更多的精神上的折磨——再勇敢/无私/伟大等等之类高尚形容的人类都不可能从始至终保持无畏的牺牲,更何况一个普通人呢。那是需要强烈的情绪来推动的行为,而一旦拥有了时间而失去了短暂的强烈情绪,将会给牺牲者带来更多的痛苦。


而这,正是我被肉体的岸波白野所感动的地方之一。


 


 


 


*关于作死地决定用这种写法与这样的载体来写本文的冲动来源:


金诗篇白野最后说:“——嗯。谢谢你阿提拉。那么我就出发去救你咯。”


当时看到这句话就被深深触动然后就突然地决定写这个了(虽然感觉我还是没能写出最想表达的那种当时的感受)白野说过自己也感到害怕与不甘,害怕一步步走向消失,不甘自己与阿提拉分离。但是在最后她说出了这样的话,带着丝自我逞强意味的故作轻松的话语——她确实会这么做,纵使不舍她也不会停下脚步,因为她已经决定要走向那个方向了,她从来都是这样的人,决定了方向就不会放弃。但她当时内心中的情感必定没有话语中的那么轻松。


同时当时阿提拉也已经流泪了,再说些什么煽情的话可不是白野的风格。


而这句话中的豁达也正是让我所欲罢不能的——白野并不是那种人生观豁达到面对消失的时刻都能说出这种话的人,那是卧藤。但是我想如果有声音的话,白野当时的声音定是轻松而坚定的,也是饱含着对阿提拉的情感的。


——然而,事实上并没有无限循环的轮回,“出发去救你”也只是徒留光明的美好说词,白野和阿提拉也都明白。无论如何,即使把时间前调,无数次地阅览白野与阿提拉相处的这段日子,那也是“相同存在的全新的人”,救“阿提拉”的“白野”以及被救的“阿提拉”都与金诗篇迎来消失结局的白野和阿提拉是相同的存在却完全独立的人,她们之间没有任何传承,金诗篇结局的白野和阿提拉消失了就是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从这个事实来看阿提拉的那句“谢谢你。——再见了,御主。祝你一路顺风。”以及白野的这句话,是极为悲剧化的。


但这却是一个普通人最为温情的临终之言。


 


 


 


*关于(相较于总字数)花费了大量文本来描写的融合记忆的绿白野的状态:


金诗篇结尾绿白野的说话方式,对未明篇的绿白野多次用“我”来表述,红白野也曾有过独白:“与那样倾慕的阿提拉一起度过的第二次时光并不是为了自己”。


乍一看就好像金诗篇的白野就是未明篇的白野一样。


但是未明篇明确表示过,想要横向跨越空间又纵向回溯时间的话只能传输记录。


所以我所理解的金诗篇的绿白野是“融合了未明篇记忆的独立的白野”。因为两者都是绿白野,存在上来说是相同的,所以相较于这些记忆对红白野来说只是记录,而对绿白野来说是更加近似于“自己的记忆”的东西,又因为绿白野一开始醒来的时候就是没有记忆的,没有记忆的人特别容易被“输入”的记忆所影响,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陷入”被“输入”的记忆中,成为那个记忆的延续。所以我想花费笔墨来表述,金诗篇的白野并不是未明篇的白野,也不是未明篇的白野的延续,她是独立存在的白野,有着类似于“前世”的记忆,却绝不是“前世”的延续。


作为一个极为不稳定的存在,能在如此强势的记忆攻势下守住并完善自己的存在,白野真的很厉害。


 


 


 


以上


emm我都说了些什么啊(捂脸)


 


 


 


PS:金诗篇最后绿白野把王权戒指摘下来扔给红白野的动作真是太帅气了!


可是那个戒指不是戴在阿提拉手上的吗,你怎么从自己手上摘下来的?


 


 


 


PPS:蘑菇笔下的白野在很多独白中总是带着丝潇洒的意味,这回金诗篇绿白野的话特别能凸显,不过我大概是写不出这种感觉的了_(:з)∠)_


 


 


 


PPPS:Fate/extella相对于extra和ccc来说确实不算好,但不可否认它也存在着很多触动人心的细节(相较于未明篇,焰诗篇和兰词篇明显没那么用心,以及个人认为即使是未明篇也因为受限于载体的缘故远远不够细致,没有这个载体的限制的话蘑菇还能写的更好)


而这些细节正是让我依旧喜欢extella的原因。


虽然它也有很多让我失望的地方……太多……


至于fate/extella zero……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都可爱!!

fsilur:

可能有bug*
衣服花纹好麻烦哦
王哈池歪了一个大王w
虽然直到现在你不跟我说大王是短发那么我就会把大王看成长发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犯个啥怵撒:

感谢问卷制作人♥

从师父 @鸩鲤 那里摸到了这个旮旯底助战问卷,然后强行在格子里填满了傻叼图……在下真的真的真的不是黑【你

顺便安卓B服100,116,769,271自带310一宝暖人心(…)孔明欢迎PY♥

月刊布丁八八:

昨天那個的後續......

吵死了天阿XDDDDDDD希望他們不要遊戲打不過現實也打起來Xddd(((娛樂間直接被打爆

炖炖栗:

很早之前做的FGO印象表

当时真的是梗力全开啊

太可爱了!!

无良团子:

法老之鸡儿~向你报告 

图的数量有限制 有几个发不出来QAQ!法拉拉表情包网盘传送门  大家随便下载0V0!~~https://pan.baidu.com/s/1jHAvqsu

花菜太太超级棒!!

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棵菜:

Pharmercy at the temple of Anubis.

合掌,完工。

因为尺寸太小,最终细节舍弃了大概有……50%……

第一次所有图纸都是自己一笔笔搞出来的,本来去年ow only回来后说要刻,刻完就出坑,然后半年多过去了,终于搞了出来,中途想放弃的次数不少于两位数,咳……

房间太黑,放床上随便拍拍。

模特: @stmaple 

没错,花菜菜是一个手工爱好者的LO主,才不是什么老司机呢!!!

双飞真爱!!

アール:

安吉拉專用滴滴,只要998!只要998!一次付款,終身受用!客官不來一只嗎?